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时尚资讯

耐克管理层大调整背后:危机中自清门户

2020-08-09 05:46:39

从2017年7月辞退耐克全球人力资源执行副总裁大卫·艾尔(David Ayre),到今年3月解雇包括CEO接班人在内的两位高管人员,马克·帕克的决心很明确,这家巨头企业的内部管理需要媲美它的营业额。

3月中旬,2018财年三季度财报发布前夕,美国运动品巨头耐克的管理层突发变动,引起行业内的诸多猜疑。效力耐克长达25年的品牌总裁特雷沃·爱德华兹(Trevor Edwards)、全球总经理杰米·马丁(Jayme Martin)黯然离职——其中,爱德华兹曾被视为耐克首席执行官马克·帕克(Mark Parker)的下一任接班人。

马克·帕克在发给内部员工的邮件中表示,其收到有关集团内部某些不符合耐克核心价值的行为报告,但未说明是否涉及此番离职的高管。除了这封邮件,耐克对于两位高管的意外下台没有太多解释。

被视为CEO接班人的特雷沃·爱德华兹

直至4月1日,《华尔街日报》披露更多关于耐克管理层变动的因素。据知情人士透露,两名资深高管相继遭辞退,背后是耐克集团出现性别歧视和人事管理不当等内部危机。

从2017年7月辞退耐克全球人力资源执行副总裁大卫·艾尔(David Ayre),到今年3月解雇包括CEO接班人在内的两位高管人员,马克·帕克的决心很明确,这家巨头企业的内部管理需要媲美它的营业额。

“我们需要改变,”3月20日,管理层变动消息公布仅5天后,数百名员工在耐克总部的泰格·伍兹中心(Tiger Woods Center)听取公司以此为主题的信息传达。

这次活动中,耐克公司向其男性员工倡议,与女性同事们保持更融洽的关系。原因很简单,《华尔街日报》称,耐克女性员工不仅没有享受到同工同酬的待遇,此次两大高管离职的一个重要原因正是其包庇歧视女性的行为。

耐克员工数量持续攀升。图片来源:华尔街日报

截至2017年5月,耐克集团在全球拥有大约7.4万名员工,过去11年,员工数量一直处在上升趋势。男性占据高级管理层的绝大多数,女性则寥寥无几,集团最高级别的女性高管为法律总顾问和人力资源主管,其中后者是在去年7月才获得晋升。

对此,一些前耐克雇员将公司文化描述为“boys club(男士俱乐部)”。

除了性别歧视之外,一些现任或前任员工提到,当他们找到人力资源部门试图寻求解决与工作环境相关的问题时,大都是不了了之。

埃利奥特·希尔(Elliott Hill)是一名在耐克工作长达30年的老员工,近期被提拔为消费者和市场总裁。他在活动现场说道,“我选择在这里不是因为品牌,不是因为运动员,也不是因为产品,更多是因为这里的人。”他和另一位高管迈克尔·斯皮兰(Michael Spillane)向公司提议,为员工创造一个更好的工作环境。

即使耐克已经成为全球最畅销的运动用品制造商,但企业管理问题多年来一直困扰着这家公司。

在耐克,负责监督人力资源和员工关系部门的最高级别人员,是一位直接向CEO汇报的执行副总裁。2007年,耐克聘请大卫·艾尔(David Ayre)担任该职位,后者曾经担任过百事公司等众多企业的高级人力资源管理者。

大卫·艾尔(David Ayre)

数年前,耐克曾收到一项内部投诉,称大卫·艾尔存在贬低他人的行为。他随后同意寻求心理咨询,并且询问其他高管的意见。大卫·艾尔曾在面对一群同事时坦言,“我的行为确实要改变。”

但在2017年,大卫·艾尔再次遭到投诉,称其正在营造一个充满敌意的工作环境,引发耐克对这位人力资源高管的第二次调查。直至2017年7月,马克·帕克在俄勒冈州一处度假胜地举行年度高管会议时,他通知大卫·艾尔不能在公司继续呆下去。

第二天,耐克便公开宣布大卫·艾尔离职,提拔莫尼克·马西森(Monique Matheson)顶替其职务。后者加入耐克近20年,曾担任过北美区人力资源副总裁兼高级业务合作伙伴,负责管理鞋类、服装和装备部门的产品设计部门的相关事务。

与大卫·艾尔相似,特雷沃·爱德华兹遭辞退同样缘于管理不当。

现年55岁的爱德华兹于1992年加入耐克,2013年起担任品牌总裁职位,被普遍认为是下一位CEO继任者。去年,他曾带领耐克进行重组改革——地区部门从6个调整至北美、EMEA、大中华区和亚太地区等4个,裁减全球2%的职位和去除1/4的鞋款,剔除业绩不佳的批发商。

《华尔街日报》援引知情人士的消息直白地宣称:成为特雷沃·爱德华兹的密友是获得内部晋升的一种方式。与此同时,女性员工较少被提升,她们在升职的时候受到更严格的审查。

“如果有人迅速升职,他很可能是FOT,”该公司数字平台Nike+的一名前雇员说道,该公司员工用“FOT”缩写指向“friend of Trevor(特雷沃的朋友)”。

耐克的企业文化问题还体现在其它方面。2002年9月,全球运动营销团队在佛罗里达州召开了几天的会议。两名在场的人员表示,晚餐后,一辆巴士载着几十名员工来到一家脱衣舞俱乐部。

当时在该团队工作的罗兰丹娜·兰扎(Loredana Ranza)声称,只有四个人没有进入脱衣舞俱乐部,包括她自己在内的三名女性以及一位男同事。

“你不会只说’这太糟糕了\\’,你会想试着离开它,”罗兰丹娜·兰扎说道。后来,她辞去耐克欧洲分公司的职位,转而前往德国品牌Puma工作。2016年,兰扎甚至起诉耐克,指控该公司存在性别和年龄歧视的行为,耐克没有对此事发表任何评论。

更被外界熟知的是,2014 年,耐克设计团队三位关键人物Marc Dolce、Mark Miner和Denis Dekovic集体转投阿迪达斯,并被卷入泄露耐克内部机密的诉讼案中。目前,Marc Dolce担当阿迪达斯副总裁和创意总监的职位。

此事发生后,两位耐克高管Brian Zappitello和Dirk Hameren曾在Marc Dolce的Instagram账号下发表辱骂言论。多位现任和前任雇员表示,他们对耐克没有公开谴责这些言论而感到失望。而两位高管仍在耐克工作,今年1月,Dirk Hameren被提升为首席营销官。

2017年,部分耐克女性员工私下发起一项针对企业内部管理的调查,并草拟了相关报告。知情人士称,她们的目的是收集有关男女薪酬公平性的信息,以及关于公司不妥当行为的指控。

今年3月,这份报告被发到耐克掌门人马克·帕克的电子邮箱中,因而引起后续的管理层变动风波。除了处在漩涡中心的特雷沃·爱德华兹离职,他的手下人物——耐克品牌全球总经理及副总裁杰米·马丁亦遭辞退,后者在1997年加入公司,同样是元老级人物。

杰米·马丁(Jayme Martin)

耐克表示,公司将继续对人力资源系统和投诉操作流程展开调查,并对相关员工进行强制性的经理培训。

“我们发现问题会采取行动,让耐克建立更具包容性的文化,并在我们的管理团队中表现,”马克·帕克在一份公开声明中说道,他表示将对管理层进行重组,强化对公司文化的重视力度。

与此同时,作为管理层人事调整的一部分,马克·帕克计划将董事长兼CEO的任期延长至2020年以后。

2015年,耐克曾在LinkedIn全球100家最受欢迎雇主榜单中高居第五,这样的嘉奖在往年并不少见。负责人力资源事务的耐克副总裁莫尼克·马西森对此说道,“耐克人求知欲强,聪明机智,坚韧不拔,对自身要求高,积极向上,还懂得团队合作,而且每个人都有一流的专业能力。”

不过,从近期的一系列变动来看,耐克显然清楚,这家运动巨头在人事和文化管理上做得还不够——看似与销售额无直接关联的内部整顿,对于一家巨头企业而言却意味着更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