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戏剧歌舞

舞蹈评论之“评论”——阅读的经验与琐感

2020-09-07 11:49:01
看,说,人人可为之,“好”与“差”、“美”与“丑”,无妨“信口开河”。看,写评论,却难而又难,图一时兴起,终究是不得而为。“实话实说”——敝人“击键为艰”。 观众看,如同“身临起境”地陷入到一种“手舞足蹈”的“动态世界”,流动、虚幻的图像使观众的心身、思想、情感,总是处于一种“转眼即逝”的紧张状况之中。读者看评论,松弛且客观,文本的“再读性”使读者在咀嚼中获得“思想”的反复、扩张或“交锋”。于是,看后的“三言两语”,体现更多的是一种印象搜寻过程中的、并非完全理性化的“即兴”评说。看评论,尽管评论文本解读的对象对于读者而言,或是曾“看过”、抑或是未曾“看过”的、舞剧作品,此时的“评论”,便成为唯一引导、参阅的文本,必定遭遇读者非常“理性”的审视与批判。正如欣赏者在“看”时不能对某一个、舞剧作品作出同样的认定一样,评论也将在评论者各自的思考中显示出并非完全一致的“结论”,结果是,读者在“看评论”中所产生的或同或异的“认识”、“看法”等,便引发出“评论”之“评论”的“争端”。 “评论落后实践”,不一定就是评论“自身”的“落后”,一个时期的意识形态、社会崇尚,影响、制约着“评论”在内的方方面面。 “海侃评论”,构成了时下文艺评论的一种现象。商品社会,端人碗筷不知所以地胡诌几句,可能是不得而为之。例如,动辄就是“划时代”、“精品”、“经典”、“走向市场”、“走向世界”……倘若“羞耻心”尚未泯灭,定令读者、听者、创作者燥热、难堪?就“圈内人”的评论而言,看来还算理性,但是隔靴搔痒、避实就虚的“套话评论”却时有可见,阅读中,感觉了其评论不愿因言论的刺激致使创作实践者的“可能伤害”,或许,还有些出自“话语权”、“批评权”的心理障碍?仔细品味,有时评论的文字“游戏”得很有趣,介绍内容,描写情景,千余字的舞评更像是一份作品的“大纲”或“结构计划”的提示与补充说明,也许,这给那些许多未曾欣赏过这个或那个、舞剧作品的阅读者,提供的是一种详情的介绍与想象的牵引,如果加上舞评者稍多一点的“自我陶醉”,便能使作品锦上添花地获得某种“想当然”的提升,末了,写上几句“如果”,“这样、那样”,“或许、更好”什么的“意见”,以此便显示了其“评论”的公正。这种但因所求而言不由衷的评论,表面上虽说顾及了的“动态模式”在向“文本模式”转化时,其叙说、书写的“特殊性”,亦避免了矛盾,平和了焦点,然而作为读者在这样的阅读中,却难以获得更大的思想撞击、寻思与收益。与此同时,那些话中有话的玄机暗藏,点东击西、正文戏说的冷幽默和等等深藏不露的“智力游戏”,不但体现了在这个一夜可成名、一夜可暴富的“超女”成为公众崇尚的特殊历史时期,其“评论”的一种“老谋深算”,亦确实体味出当前评论者面对当代社会价值观的异变、游离所滋生的几分无奈、几分茫然的“精神错乱”。时有寻思,当编导、创作成为大批量的“制造”,成为技术性的“制版”,成为“模式化”的“大一统”,就其作品的自身而言,究竟还有多少的创新与成就可供评论?看来,、舞剧“经典”的成就,或许会要成为这个“浮躁”时期的一种奢望——一部史,上下五百年,能称为“经典”的屈指可数,如此,评论的“修辞”还须谨慎为之。 将评论放置在当代社会的这个大范围中,它更多承担的是一种责任,一种在主流意识形态的作用下,将个人的学识累积与审美判断转化为认识论或方法论的“文者自负”的社会行为。将当代艺术的发展形态及价值判断放置于“多元化”的语境中,评论的“多元说”或许构成了当今评论的一种思考的角度与探索途径。“多元化”与“多元说”互动后的结果是,编导、创作的多样化必然引起评论的角度、途径的扩张,一方面,它在“与时俱进”中拓展了评论的范围,另一方面,进一步凸现出评论中有关“评判标准”的复杂性。因此“多元说”有可能带来的一个负面影响是,其评论因此变得“模棱两可”。一旦评论成为一种自说自话的“唯我论”、“睁眼瞎”,成为深藏不露的旁观者,成为不问红白的吹鼓手,其评论的社会性、公正性、导向性、价值性、责任感……可否保持、发扬?
代开定额发票 http://bj.fenlei168.com/huiji/4197205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