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小说

盛爱千亿甜妻小说(全章节)

2020-08-10 06:05:58

这里为网友提供《》小说全章节,以及江阮纪洵《盛爱千亿甜妻》结局,文笔非凡,不容错过。江阮一时失去重心,整个人往前扑去,柔软的脸颊就这样毫无预警地撞上纪洵坚硬的胸膛。

《盛爱千亿甜妻》精选:

翌日

江阮一晚上都没睡好,且不说她有认床的习惯,刚嫁过来就受到了纪洵的恐吓,她一晚上作梦竟全是纪洵凌厉的眉眼,咬牙切齿地说她是个爱慕虚荣的女人,想把她赶出纪家。

不仅如此,她还梦到了之前大雨的那个夜晚,那个不知名的野蛮男人将她拖进车里,不顾她的意愿……

再然后,他的样子居然变成了纪洵的样子,深邃的眸,坚挺的鼻,薄薄的唇因动情而微张,大手掐着她的腰身,将她送上了云端……

江阮一下子就惊醒了。

窗外太阳已经升起,她看了一眼时间,已经是早上八点了。

江阮心下懊恼,她怎么会把那天的陌生男人和纪洵联想到一起呢?那可是她现在的小叔啊……

一定是因为昨天晚上他做的那些个举动给自己留下了阴影。

思及此,江阮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,起身进了洗手间。

一夜过去,脸上的巴掌印还是没有完全消下去,虽然昨天晚上她用冰块敷了。

可见她父亲的那一巴掌,打得有多用力。

洗漱完了以后,江阮小心翼翼地走出了房间。

昨天来了纪家以后,她就一直呆在房间里没出来,也不知道这纪家究竟是个什么样子,昨天晚上她以为纪少衍会跟她一个房间,所以前半夜她一直处于警惕的状态,没想到他一直没出现,所以后半夜江阮实在累得不行,沉沉睡去了。

现在看来,两人虽然结婚是结了,但往后应该不会同房。

再说了,就算是同房,他估计也对自己做不了什么。

想到这里,江阮暂时松了一口气。

楼下有声音传来,江阮便朝楼下走去。

佣人们在准备早餐,其中一个看到她的身影,下意识地张嘴就喊:“少奶……”

喊到一半被身畔的人扯了一下衣服,她只好立即住口。

因为离得有点远,所以江阮没听清对方说了什么,但是见她是对着自己方向说话的,于是便主动走过去。

“你刚刚是在叫我?”

佣人有些窘迫,倒是她旁边的人淡定地开口道:“江小姐,您起来了,我们正在准备早饭。”

“哦哦,那你们继续忙。”

江阮走开,心里有点难堪,她看着这里每一个忙碌的人,感觉自己好像踩在棉花上一样,头重脚轻的。

在这里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位置,唯独她没有。

“睡醒了?”

一道温和的声音至身后传来,把江阮的神智拉了回来。

江阮回过头,对上一双充满善意的眼眸。

是纪少衍。

看到他,江阮有些紧张。

眼前的人就是她的丈夫,但两人之前却又没有任何感情前提,所以她紧张又局促地点了点头。

“别紧张,不用害怕。”纪少衍安慰道:“既然嫁进来了,那你以后就是纪家的人,这里不会有人敢欺负你的。”

江阮不知道说什么,只能点点头。

“昨天晚上睡得好吗?脸上的伤的可好点了?”

他的语气温和,说话的时候微笑地望着她,完全不会给人不适的感觉。

提起脸上的伤,江阮心里一暖,点头:“好多了,谢谢。”

虽然还有一点肿,但如果不是他让佣人拿冰块和毛巾给她冷敷,恐怕现在还不能见人。

“那便好。”

因为有纪少衍在,所以江阮的处境没有那么不堪了,至少有人跟她说着话。

很快早餐就准备好了,可是却迟迟未见纪洵的身影。

纪少衍原本是打算让佣人去把纪洵叫起来的,但是转念一想,不如让江阮去。

江阮现在是他的妻子,虽然他不想承认,不过也得让他们多多相处。

思及此,纪少衍直接开口道:“江阮,你去楼上把阿洵叫醒吧。”

“啊?”

陡然被点名,江阮愣了下,才反应过来纪少衍刚才说的是什么。

让她去叫纪洵起床???

这是认真的吗?江阮唇瓣张了张,想说我可是他的婶婶,让我去叫他起床,这合适吗?

可是纪少衍的脸上一直带着淡淡的笑意,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妥。

“在三楼第二个房间,去吧。”

纪少衍有意让两人多相处。

江阮犹豫了一小会还是转身上了楼。

叫就叫吧,她去敲门把人叫醒,然后直接走就好了。

等她走了以后,佣人忍不住插了句嘴:“少爷那个起床气,让她去叫少爷起床真的合适吗?”

“你管那么多干嘛?咱们就是当佣人,好好干自己的活就行了。”

上了三楼以后,江阮才知道自己住的是二楼。

相比起二楼,三楼相对安静,静悄悄一点多余的声音都没有。

江阮的步子不由得放平,按照纪少衍所说的,走到第二个房间面前深吸了口气,然后敲了敲门。

安静的环境下,敲门的声音格外突兀,江阮尝试地敲了两声,没有任何回应。

她有点犹豫,纪少衍让她这个当婶婶的来叫自己的小叔子起床本来就挺尴尬的,她也不知道要不要继续。

犹豫的时候,江阮又伸手连敲了好几下,脸上露出好奇的表情,慢慢地将耳朵贴近门板,想听听里边有没有动静。

刷——

门却在这个时候打开。

江阮一时失去重心,整个人往前扑去,柔软的脸颊就这样毫无预警地撞上纪洵坚硬的胸膛。

砰!

好痛……

江阮小脸皱成一团。

“啧,昨天晚上让我自重,今天却一大早就投怀送抱,婶婶,你这到底是玩的哪一出啊?”